西电主站

红色电波的时代光影 | 肖子健:勤学勤思,臻于至善



肖子健,教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党培养我,我回报党

1951年抗美援朝战争全面爆发,彼时的肖子健刚走出清华园,为报效祖国,他毅然选择了投身军队,来到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工程学校(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前身)。从此,便与这所流淌着红色血脉的学校结下了不解之缘。入校不久,肖子健就被调任数学教员、宣传干事、政治教员。1956年派往中国人民大学马列研究班,学哲学三年,打下厚实专业基础。1978年8月,国家教委规定全国理工研究生,全部以自然辩证法为学位课。就这样肖子健正式开启了自己在自然辩证法的研究征途。

肖子健教授在自然辩证法教育岗位上,一直耕耘了25年,直至71岁才退出第一线。其间获得电子工业部先进教育工作者、陕西省先进教师称号。还担任过社会科学系主任,参编全国自然辩证法统编教材。在肖子健眼中,这是人生最得意的25年,“党培育了我,我也用优异的答卷回报了党”。


教书育人,久久为功

上世纪70年代后,自然辩证法作为高校崭新的马克思主义课,缺乏经验缺乏教员教材,西电开课只有肖子健和新抽调的两位没毕业的专业青年教师。面对这样的困难,肖子健却毫不气馁,带领学生从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读起,一步一步夯实基础,扎实地进行课程教学。

相比于教师短缺等硬资源的匮乏,肖子健认为更大的挑战在于教育教学本身:如何提升教育教学软实力,如何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如何让讲的东西有厚度、有深度、有温度,如何真正提高学生的信心。“我唯一的办法,是求其在我。打铁还需自身硬,我自己先把它学好,这是我最重要的教学经验。”肖子健谈道。

肖子健讲到,《自然辩证法》是恩格斯以“脱毛”精神,研究了当代自然科学成果和科学的哲学问题,经八年呕心沥血才写成的。那么他也要以甚至十年“脱毛”的功夫,了解二十世纪的科学和哲学问题,才能讲好传承好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肖子健与他的班子,就这样一边教学一边补课,数理化天地生,数学史科学史,新兴学科新三论、新四论,甚至我校自己的研究主课,模糊数学、非平衡态热力学等。功夫不负有心人,肖子健十年“脱毛”式地学习,也让自然辩证法的课程质量得到了提升,自然辩证法最终成为了有厚度、有深度、有温度的具有极强感染性的课程。

中科院院士、理论天体物理学家、观测天文学家,原82级硕士生武向平在学习心得中写道:“我以前对上政治课是不感兴趣的,但通过自然辩证法的学习,我开阔了眼界,收益不小,完全改变了以前的态度。我敢说,如果还要开设自然辩证法,我还要去上。我要从中学会前人给我们探路的‘魔方’,去开辟我要走的前进之路,去开辟我光明的未来”。


建言献策,展望未来

对于今后的发展,肖子健提出了这样的建议。一是希望学校不断加强青年人才的培育,通过专题会议研讨、选树优秀代表等举措提升师资队伍水平;二是希望学校加强与优秀毕业生的联系,通过海内外人才寻访等举措提升学校人才资源的储备;三是希望学校注重教师理论修养,提升马克思主义课教学质量。

肖子健最后表示,进入新时代,随着研究生招生人数的扩大和学生群体的差异,自然辩证法等马克思主义的教学任务更加艰巨。希望青年教师能够牢记“为党育人、为国育才”初心使命,继承和发扬老一辈西电人苦学实干的创业精神和敢为人先的拼搏精神。不断开拓进取,让自然辩证法等马克思主义课程发挥新的更大的贡献。作为这门课程团队的一员,肖子健说到:“在我的余生中,我将永远情系自然辩证法!”

(文/胡婉清 朱璇香)

关闭